何海霞 (1908―1998),名瀛,北京人。1935年入“大风堂”成为张大千得意门生,并学有所成,开创了自家画风。50年代初,何海霞辗转来到古都西安,一住30余年,与赵望云、石鲁等共创了“长安画派”,在当时乃至以后的国画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1976年,他从西安调回北京,先后为钓鱼台等处创作了《晴岚暖翠图》等巨幅山水画,金碧辉煌、气势豪迈,表现出吞吐山川、拥抱时代的气魄,抒发了画家对祖国山河的无限深情。《九寨沟》为画家晚年精品之一,他成功地把水墨浅绛与金碧重彩相结合,表现了九寨沟自然保护区特有的崎岖、瑰丽的原始色彩,悠悠白云也仿佛把我们带进了作者在题记中记述的神奇的传说。
  何海霞的[衰年变法] 。中国当代山水画大师何海霞先生年近九旬,他的艺术已达炉火纯青之境,早为举世公认。照说,一个画家到了这个份儿,就应该颐养天年,艺术上也不宜再作非分之想了。可是海霞不然,他自己刻了一方[苍苍暮年大有作为]的石章。这掷地有声的八个字,充满着老人的豪情和自信。表明了一个人假若艺术家生命不息,奋斗不止,驰骋艺海,永攀高峰的苦苦追求和崇高志愿。海霞是一位十分谦逊和讲求实际的人。他做不到的事决不说,而说了的必定做到,你不信,请看海霞近睥新作,他已然站在一个新的艺术起点,向着一个新的境界迈开大步了。画史上不乏[衰年变法]的先例。齐白石老人的[衰年变法]变出了一个前无古人的花鸟画新天地,奠定了他在近代绘画史上的地位,这是成功的范例。少海霞的[变法]成功,好像蛹化为蝶一样,也生动地说明了艺术从来就是变中求存、变中求发展的真谛。艺术是如此,大千世界万事万物,莫不如此。因为他有着深厚的绘画功力,可以说已经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地;他有着丰硕、广阔的生活积累,心里装着万水千山,有用之不尽的创作源泉;他有着很高的文学艺术造诣,通古博今,又善于从外来文化中吸取营养;他有着一种滚烫炽热的爱国的奋发向上的民族自豪感,有着一泻千里,不可遏制创作激情。而且中国山水画尚有挖不尽的潜力,而改革开放的大气候又为艺术家展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可以放胆创作的广阔天地。他近七十年的绘画历史告诉人们,他的[变法]决不是[无法无天],而是法更严法更新,天外有天天更大。他的新,他的大,越来越表现在不是用笔墨、用色彩作画,而是在用心、用意、用感情作画,泼墨铺彩气象万千,纵涂竖抹皆成大观,雄浑精美,韵味无穷。不管怎么[变],当我们看到他的一幅幅引人入胜的新作时,就不仅会惊喜地感到它面貌一新,令人神往,而且会心地感到它还是传统的、何海霞的、地地道道的中国画。
  何海霞的作品中,小青绿、大青绿、金碧、泼彩、泼墨和水墨浅绛,早已高度娴熟地融为一体,水乳交融,天衣无缝,而且相得益彰,形成强烈的对比与和谐的统一。这是何海霞用60余年的时间,对传统潜心研究,对自然和生活深入体察,通过千锤百炼的艺术实践,最后达到前无古人的突破和贡献。它提高了国画艺术语言的涵泳浓度,开拓了语言体系的视野,增强了国画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2005年11月26日北京荣宝秋拍中的《雨后山岚》、《湘西不二门》、《泼色写青山》等作品,即是何海霞这种艺术造诣的具体体现。所折射出的是一种人格的魅力,积极向上、气势磅礴、大气凛然,具有鲜明的革命浪漫主义色彩,充分反映中华民族积极向上、奋发不止的精神面貌。每临其作,不禁油然而生浩叹祖国大好河山所升华出的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而另一方面,则是观者最直接的感觉扑面而来,自身人格的升华,仿佛不是浩叹山河之美,而是烘托出(观画者)自身人格向着壮美山河所指向的更高、更远、更辽阔、更崇高的境界升腾。
  上世纪90年代,何海霞作品进入其个人绘画生涯的高度成熟时期,尤其是金碧青绿山水画达到了当时无人企及的境界,至今尚无来者可追,可谓“‘金碧’辉煌”。
  何海霞作品在艺术市场上也备受各家青睐和追捧。在荣宝《仿巨然雪景》以220万元、高出估价3倍多成交,其金碧山水《小三峡》、《泰山雄姿》也分别以148万元、110万元成交。其升值潜力都值得期待。

 

陕西省美术家协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7  陕ICP备06009912号